符气克:那些日子 – 十大平台网

符气克:那些日子 | 十大平台网

晚饭过后都有散步习惯,太阳西下残照,相思树凉风习习,许多感情都是从散步中散出来的。

当年只是趣味相投,毫无目的的相聚,却冒出几位特出桌友,有些在政界发展,有些在商界、教育界卖身,其中一位成为商界钜子,别人建造几幢大厦就了不起,他则建造整个城市,在所得税局缴交名列十名之内。

这一群茶友,感情就在大餐厅角落建立起来的。

不在乎酒楼大餐,也不在乎成败,健康相聚,重享往日青春风采。

月夜南大湖旁石椅,也曾晒过月亮,可惜情燕他飞,留下片片寂寞。每晚必到图书馆,同一座位,那是最享受时刻,资料丰富是文科生生命力,虽不想在书中找黄金屋,但人生风采得益不浅。

下午三点,几位兴趣相投好友都冒出来。不必相约,一杯咖啡,在云南园大餐厅角落,小声说大声笑,闲话一大堆,休闲心态舒服极了。座中有音乐好手,每年都主办音乐晚会,青春正当年,谁人不怀春?组织“小小”乐队,每人分发一种乐器,自我练习,周末则一起欢乐。

今日南大,已成为世界名校之一,风格改型。相信今后会有更多人才辈出,不像我们当年几杯咖啡才泡出人才,人才不会被埋没的。今日南大名教授多,设备先进,学习环境优良,真想回到云南园喝他一杯咖啡,重温当年乐。

退休之后,仍然保持在各市区角落咖啡店相聚,不论系别,只在乎当年大餐厅桌友。虽然有好几位离去,但当年风采仍然甜蜜心头。

周末下坡去,看一场电影,逛书店,吃一盘月兰亭炒粿条,十块钱的坡底情调,滑机油一番,不必再充电。

散落在东南亚地区南大生,每次路经新加坡都与旧日好友相聚一番。

当年桌友只剩七位。岁月真无情,桌友继续凋零,南大则日益生辉,时代巨轮,只留下当年痕迹。

四年结交好友,每年都结伴旅游,春色无边,云南园相思树依旧,对我们仅存七位桌友不薄!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