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巨亏50亿,那个风靡一时的快时尚巨头要退市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挣扎后,“中国版ZARA”拉夏贝尔还是没能摆脱退市的命运。2022年3月30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因2022年度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数,公司A股股票已被上海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且目前仍未消除。2022 年度财务会计报告经审计的净资产仍为负数,公司A股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根据公司最新发布的年报,2022年,*ST拉夏实现营业收入4.3亿元,同比下滑76.36%;净亏损8.21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18.3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4.31亿元。事实上,这已经是拉夏贝尔连续亏损的第四年,近四年合计巨亏约达50亿元。自2017年A股上市的第二年即2018年,拉夏贝尔就开始走下坡路。此后的3年多时间里,提到拉夏贝尔,市场消息频频出现的字眼基本都与“困局”有关——业绩爆雷、市值暴跌、断臂求生等等。现今,上市四年就被退市,拉夏贝尔还被调侃称为“A股最年轻的退市股”。国内首家“A+H”股服装公司,创始人白手起家作为曾经的国内女装第一品牌,拉夏贝尔的名气称得上是家喻户晓。拉夏贝尔的创始人邢加兴,在1998年创立了拉夏贝尔这个品牌。邢加兴进入服装行业其实是个偶然。他出生在福建大山的农民家庭,5岁开始种地,10岁开始种果树。1992年的一天,邢加兴揣着几百块钱到省城福州买树苗,无意间看到了一家职业培训学校正在招生,有烹饪、理发、服装设计三个专业。邢加兴拿着买树苗的钱,报名参加了服装设计培训。邢加兴曾提到,当时选择服装是觉得,在那个时候做厨师和理发不太受人尊重,服装设计感觉很高级。“小说里服装设计师都很光鲜亮丽啊。”就这样,邢加兴正式进入了服装行业,并在1994年辞职来到北京服装学院继续深造。1998年在创立拉夏贝尔初期,邢加兴也遇到了不少困难。比如经销商代理制的模式导致公司前期资金总是很紧张。据说彼时,每年年底公司的财务副总都要到邢加兴的办公室里痛哭一次。后来,拉夏贝尔将代理制转向了直营制,并在2003年非典期间逆势崛起。2004年,公司开启了多品牌战略,并在2007年第一次迎来了资本的青睐,随后又一连拿下了多轮融资。2014年,拉夏贝尔成功登陆港交所。资金扩张之后的拉夏贝尔也随即开始了业务的扩张。2011年,拉夏贝尔的零售网点数量为1841家,而到2015年6月,公司的零售网点跃升到了7147家,覆盖了约2230个商场及购物中心。这意味着,拉夏贝尔的增长速度达到了每年1000多家,而且还是直营店。“发展中的公司是停不下来的,国内消费市场每年都是20%多的增长,如果不开新店就意味着倒退。”邢加兴曾表示。与此同时,拉夏贝尔还陆续拓展着品牌阵营,丰富多品牌战略,旗下品牌一度达到了近20个。邢加兴还曾如此形容拉夏贝尔的高歌势头,“过去十年,我们上缴约50亿的税,解决了三万多个就业。”2017年,拉夏贝尔又在A股上市,成为了国内首家“A+H”股的服装上市公司,一时风光无两。也正是在这一年年底,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扩充到了9448家,接近万店规模。四年连亏达50亿,关店超9000家拉夏贝尔的疯狂扩店,在为公司创造辉煌的同时,也悄悄埋下了隐患。就在拉夏贝尔A股上市不久,2018年第一个季度,公司的利润迎来了增长峰值33.68%。2018年全年,拉夏贝尔录得经营业绩首亏,亏损额为1.60亿元。自此之后,拉夏贝尔拿到的发展剧本就只剩下了业绩亏损。根据公司财报,2019年、2022年及2022年,拉夏贝尔分别亏损21.66亿元、18.41亿元、8.21亿元,加上2018年亏损的1.60亿元,四年持续亏损额达到了约50亿元。在巨额亏损之下,拉夏贝尔也不得不进行业务收缩,最直接的即是开始大规模关闭线下店铺。2019年这一年,拉夏贝尔就关掉了4391家门店,平均每天关店12家。到了2022年年末,拉夏贝尔的线下网点数量只剩下了300个,对比鼎盛时期的万店,4年砍掉了超9000家。对于拉夏贝尔的大幅亏损,邢加兴曾在采访中总结说有内因也有外因。外因是低端大众的女装受到了很大的挑战,而且居民消费信心不足。内因是公司没有跟上服装行业调整的步伐。“其实之前我们一路走来是比较顺的,真正的转向是2017年-2018年的时候,整个服装行业开始做调整。然而,那两年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建设公司总部的几栋大楼上,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要我自己来弄。当我就主业方面给大家提意见的时候,大家就说大环境不好,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想,其实大环境是可以抵御的,是我们反应太慢了。”断臂求生,在破产边缘苦苦挣扎可以说从2019年开始,拉夏贝尔就全力进入了“断臂求生”的状态。除了关店外,拉夏贝尔采取的另一个自救措施就是甩卖资产。2019年5月,拉夏贝尔连发三份公告,称将以2亿人民币(同收购价格)将旗下品牌七格格54.05%股权出售给杭州雁儿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紧接着一个月后,拉夏贝尔再次发公告称,将以2.75亿元出售旗下子公司持有的天津星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8.04%份额。2019年10月,拉夏贝尔又发公告称,旗下控股子公司杰克沃克(上海)服饰有限公司因持续亏损无法继续经营,拟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杰克沃克定位于国际化休闲男装,主营男装品牌OTR。除此之外,拉夏贝尔还选择了出售不动产缓解燃眉之急。邢加兴曾提到,“我们打算卖掉总部的一部分大楼,有些楼层也会出租出去,太仓的仓库在几个月内也会卖掉。”2022年6月,拉夏贝尔又计划以约7.25亿元的价格向出售其全资子公司拉夏太仓持有的太仓夏微仓储有限公司100%股权。而夏微仓储,才刚刚成立半年时间。在业务层面,2022年以来,拉夏贝尔还调整了运营模式,开始采取“品牌授权+运营服务”的轻资产策略,简单来说就是卖吊牌。新模式实行后,拉夏贝尔线上收入将以收取授权使用费为主要来源,不再参与线上货品的设计和采买等环节,不再承担线上渠道库存风险。然而这一切挣扎,都未能彻底拯救拉夏贝尔的巨亏困局。2022年年末,在拉夏贝尔被多位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消息传出后,还有数万网友涌进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的直播,围观“捡漏”。一时间,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直播观看量达到了21万,人气直接翻了数倍。对此,有网友直言,这是在“含泪血赚”。即使到现在,拉夏贝尔也依旧未放弃求生的希望。拉夏贝尔在2022年年度报告中指出,即使A股退市,也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经营。2022年,“变革”仍将是公司的主旋律。截至目前,拉夏贝尔正在打造全新的Puella品牌,同时,公司已通过内部孵化及外部合作方式推出了USHGEE 及EYEHI 两个新品牌,储备未来新的业务增长点。值得一提的是,伴随公司的大起大落,此前曾投资拉夏贝尔的资方收获的结果也不尽相同。比如早期投资的VC,在拉夏贝尔上市后早早退出,获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但入局较晚的高盛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2022年3月,高盛的投资主体宽街博华仍未完全退出,持有拉夏贝尔1.15%的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