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足协降薪-联赛早开战影响不大 需出台低薪保护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陈永报道 4月9日,解读足协降薪 中国足协召集各级职业联赛俱乐部代表召开视频研讨会,中超、中甲及中乙三级职业足球俱乐部代表就中超降薪一事达成一致,他们表示:

  “尊重国际足联关于疫情影响下处理球员合同及转会的相关指导意见,原则上一致同意俱乐部和球员在充分协商的情况下实行全队统一标准的合理减薪,减薪周期从2020年3月1日至2020赛季联赛开赛日,具体的减薪方案指导意见将由中国足协组织职业俱乐部、球员、教练员代表及法律专业人士在内的工作组制订并公布。解读足协降薪

  这意味着,中国足球已经正式进入降薪通道。

  首先来说几个要点:

  方案出台  减薪方案指导意见将由中国足协来协调,组织俱乐部、球员、教练员代表及法律专业人士在内的工作组制定并公布。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中国联赛与欧洲联赛相比存在的一大不足,欧洲联赛不仅有职业联盟还有球员工会,因此探讨降薪可以由这些组织牵头进行,而这些条件是中国不具备的。根据本报此前的调查采访,多数俱乐部虽有降薪意愿,但却不愿第一个出头“做恶人”,因为这可能涉及后续很多管理工作的进行。因此由足协为各俱乐部提供这个协商平台,很大程度上分担了俱乐部的压力。此外,根据足协公告也可得知,足协也从国际足联获得了支持。

  具体操作  中国足协组织制定的减薪方案将是一份指导性方案,并不是强制性的政策,具体的降薪细则还要通过俱乐部和球员的协商完成。但因为“合理降薪的共识”存在,俱乐部和球员达成协议的难度也将大大减少。而考虑到整个背景,该方案的约束力还是比较强的。

  降薪时间  减薪周期是2020年3月1日到2020赛季联赛开赛日,按照目前情况看,大约在3个月到4个月左右,如果超过4个月,那意味着联赛将无法正常启动并完成。

  降薪对象  减薪对象主要是球员,但应该也包含教练员,因为足协的公告中明确指出,具体减薪方案指导意见的制定工作组之中,包含教练员代表。

  降薪标准  全队统一标准。因为足协只提供指导性方案,所以未必能够做到整个中国足坛一个标准,各俱乐部还将考虑自身的实际情况。但同样因为指导性方案的存在,即便标准有差异,相差应该也不大。

  在中国足协的公告出台之后,争议较多的是“实行全队统一标准的合理减薪”——部分声音误以为“统一标准”是指“统一额度”,而有了高薪球员降薪不足5%,低薪球员分文不剩的担忧,实际上“统一标准”是指统一降幅。

  以尤文图斯为例,斑马军团削减了一线队球员及教练组3到6月四个月工资,总计节省了9000万欧元财年支出。如果直到六月意甲仍无法复赛,那么结算到每个球员的全年降幅将是33.3%。而在这一降薪方案之中,3100万欧元年薪的C罗和30万欧元年薪的替补门将平索利奥,降薪幅度都是一样的。

  当然,也有部分人提出,采取阶梯式降薪的标准更为合理。比如法国职业联盟与球员工会达成的共识是,将法甲、法乙降薪幅度分为四个级别,月薪1千-2万欧元的球员4月降薪20%,2万-5万欧元的降薪30%,5-10万欧元的降薪40%,10万欧元以上的降薪50%。

  关于采取统一降幅还是阶梯式降薪,两方的支持者都有各自看法。但统一降幅还是目前欧洲五大联赛多数俱乐部采取的降薪方案。包括巴萨、马竞、西班牙人在内的多支西甲球队,他们采取的也同样是全队一视同仁的统一降幅,其中巴萨一线队在停摆期的最终降幅更是高达72%。

  不过,即便是按照目前中国足协公布的“实行全队统一标准的合理减薪”统一降幅,也不应该是“无脑一刀切”。中国职业联赛,尤其是中甲、中乙的部分球队中确实存在一些收入较低的球员,所以,中国足协在出台减薪指导意见的时候,也应该考虑出台“低薪保护性措施”。比如,对于月薪低于一万的球员,实施保护性措施。

  考虑到中国联赛的实际情况,降薪幅度在30%到40%可能是一个合理的区间。需要说明的是,降薪的周期是2020年3月1日到2020赛季联赛开赛日,这意味着如果联赛能够在两到三个月内开打,整个降薪的幅度其实并不会很大。

  以6月份联赛开启计算,那么降薪的月份是3个月,每个月减薪30%的话,全年减薪的幅度只有7.5%,40%的话,全年的减薪幅度只有10%;

  如果被迫在6月底或者7月初开启联赛,整个降薪月份就是4个月,每个月减薪30%的话,全年降薪幅度10%,每个月减薪40%的话,降薪幅度则是13.3%。

  所以,如果联赛能够启动,且能够正常完成本赛季,那么中国足球的整体降薪幅度其实不会太大,球员们也不难接受。

  但是,如果始终无法重启本赛季,那么降薪幅度就会非常大了,比如联赛完全放弃,那么降薪月份就是10个月,降薪30%的话,相当于全年降薪25%,降薪40%的话,相当于全年降薪33.3%。

  因此,在讨论降薪的同时,关于联赛何时开打、如何安全恢复也应该有更为详细的计划。否则,俱乐部因为疫情受到的损失尚未明确,仅是要求球员降薪应对危机,这样的做法难免招致争议——联赛延后两个月的损失和联赛延后四个月甚至更长的损失相比,所制定的降薪幅度,显然应该有所区别。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